當前位置:CIO頻道新聞中心 → 正文

漢云工業互聯網賦能數字化轉型

責任編輯:cres |來源:企業網D1Net  2020-01-11 11:40:28 原創文章 企業網D1Net

2020年北京部委央企及大型企業CIO年會于1月11日在北京開啟。大會邀請了約150位來自北京部委、央企和知名企業的信息高管出席,圍繞“數字化轉型的實踐落地”,共同探討數字經濟下政府部門和大型企業在政府職能轉變及企業業務變革方面的全新機遇,為企業數字化轉型出謀劃策。
 
以下是現場速記。


徐工信息總經理張啟亮
 
張啟亮:大家上午好!我今天來還是有點小激動,為什么?因為我五年沒參加CIO的任何會議了。去年范總邀請我兩到三次都沒有參加,今天來是還范總2019年的帳,見到大家都非常親切,數字化轉型沒有大家想象那么悲觀,數字化轉型慢慢會來到,新的一年都是新的開始。
 
我今天把自己做的事兒和自己的想法跟大家匯報一下。我是在2014年辭掉徐工集團所有的職務包括CIO、包括黨委書記的職務、包括專家的職務全部辭掉開始創業,成立徐工第一個混合所有制公司,我們核心團隊占40%,徐工是占60%。當時成立的時候沒有人看好,徐工集團當時是200個信息化人員,當時跟我創業的只有20個人。一個制造業剝出來做IT公司能做好嗎?沒有人看好,但是到現在我們公司有400人,全國共有7個公司。
 
最開始服務徐工集團到已經服務65個細分領域,從服務國內已經開始服務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我們從一窮二白,當時2014年成立的時候沒有產品、沒有核心人員、沒有市場也沒有相關的未來的情況,但是我們到現在的發展,每年的復合增長率是60%,2019年增長得更好,超過了60%的增長。
 
我們利用五年的時間的,公司的市值翻了一百倍。大家也看到了新聞,在2019年10月份我們剛剛做了A輪,A輪融了三個億,在工業互聯網A輪我們是最高的,是高瓴和軟銀投的,我們今年有可能會成為國內工業互聯網第一個上市的,所有的材料準備得差不多了。很多榮譽我都不講了,這都屬于過去了,新的一年開始是新的篇章,但是客戶對我們是非常認可的。
 
我們現在再看一下我們整個漢云工業互聯網的實力,這是比較詳細的估的數據,大家可以拍照但是盡量不要發給行業競爭對手,因為行業競爭對手天天想看我們的數據。我們現在已經連接高價值的設備是76萬臺,工程機械28萬、物流8萬、環衛、軌道交通、客運、新能源、綜合管廊、水泵、叉車、乘用車和鍋爐和其他專用的設備,連接了大約6千億的資產,在我們漢云工業互聯網平臺上。
 
我們可以看工業平臺的能力,一個是工業適配能力,這個是我從2015年開始投了45個人初步研發,現在能適配很多工業協議。這是目前我們中國在工業協議里邊連接能力最強的一家公司,為什么?聽我給大家講。因為有很多的客戶,當時客戶說誰能連上我選誰,有的客戶一個月都連不上來,因為設備太多了,我們用一星期做到了,我們有很強的連接能力即嵌入式開發能力。
 
再一個是我們的APP,剛才很多領導專家講到APP,這是未來我們做IT的,做CIO的未來方向,未來所有的應用全部輕量化,因為原有的系統太重了,管理起來太麻煩了,好多運維真是老態龍鐘,老胳膊老腿一動就出問題,所以非常麻煩,這是我們的APP。
 
再一個我們有平臺的用戶,包括第三方開發者、活躍用戶都有我們的數據。
 
我們漢云平臺的能力是什么?就是技術,我們一直講我們的中臺也好、業務中臺也好,甚至我們可以看到我們在我們的工業互聯網平臺里面有很重要的幾個:
 
物聯網IOT引擎,今年IOT引擎最核心的能力開始開放給社會,社會可以買我的IOT引擎,再一個是我們的數據中臺和業務中臺。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右邊的這張圖,在我們的工業互聯網平臺上,客戶可以根據你的需求,如果有數據的話,可以隨心所欲的定制你自己所需的APP。你沒必要具有這樣、那樣的開發語言,它是流程化的。
 
再一個是我們提供了我們的設備接入能力,包括邊緣處理能力,包括算法集成、工業數據建模和分析能力,包括深度學習、工業大數據的計算能力,包括應用框架、安全能力,包括數據的聚合能力。因為我們都做CIO的,我建議我們光做安全不用去說,因為我們是炎黃子孫,要保護這個國家。光做安全,不用說得太多,否則有可能真的會出問題。
 
但是我們還有一項很強的能力,我們中國原來最缺的制造業里面的是我們的工藝能力和知識圖譜。我們去看德國和美國,它的工藝人員的能力和研發人員的能力基本上一比一配比,中國的制造業呢?徐工算優秀的了,但是它的工藝人員基本上是研發人員的十分之一,這個東西研發出來怎么去加工?大家不知道,都是在摸索、探索,但是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把工業的知識圖譜和工藝的加工能力和工藝的能力放到我們的漢云工業互聯網平臺上,幫助沒有這些能力的企業去賦能。所以我們開發了很多的工業機理模型。
 
再一個可以看到,我們講的漢云工業互聯網,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本質就是“數據+模型=服務”。可以服務研發、服務制造也可以服務生產,我們的數據來源于我們設備的數據、環境的數據包括我們原有的系統的數據,我們的模型非常重要, 我們要構建我們的模型,包括微服務組件、建模、AI的分析能力都非常重要,那就是產出我們的服務,即各行各業的服務,這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可以看幾個案例,這是我們賦能的施工行業的。剛才我一直和雷博士在交流工業互聯網跨多少行業不重要,你是不是跨行業也不重要,關鍵的是你在垂直領域深得有多深,這是非常重要的。這是徐工信息公司成立的時候,做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時候我們想的就是垂直行業,不要想跨多少個行業,我記得當時在2016年、2017年、2018年上半年時我們公司并沒有那么出名,別人在忙宣傳我們在忙研發技術、研發核心的東西,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施工行業,中國鐵建也是央企,包括中國路橋,包括中交集團,我們又剛剛簽了國內最大的中國電建,剛剛簽過合同,包括其他幾個路橋公司。
 
這些設備的使用方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設備的內部的資源無法共享,整個交易也無法去進行平衡。大家知道,中鐵建有很多局,有十一局、十二局、十三局、十四局,第一局假設接了中國地鐵項目,但是它的設備能力是不能滿足項目工期的,但是十二局設備在那閑著,所以我們解決了設備共享的問題。再一個是它設備的維修、保養、預測性的維修原來無法處理,所以在我們的工業互聯網平臺上,幫它開發了4個APP,一個是交易的,中鐵建未來所有的施工項目需要設備全部放到漢云工業互聯網直接競標就可以了。
 
如果在我們的漢云工業互聯網平臺上,幫助設備的利用率提高這是最基本的,這就產生效應。對于施工企業來說復合利用率每提升10個點,帶來價值是1.2到1.5倍,這個價值是非常高的。我們目前在施工行業,量做得非常大。
 
這是北京市的,北京市的CIO應該能感受到,給你送快遞的新能源的物流車就是通過我們漢云工業互聯網平臺管理的,現在整個北京市所有的新能源的物流車輛70%-80%是在我們的平臺上,大家可以看一下,給京東配送、申通配送、圓通配送的物流車輛,這家公司專門做新能源物流的公司,這些物流公司只接單和派單它不養車輛,但是這個公司的老板找到我,他說,張總我在北京的哪個區設充電樁不清楚,我們通過跟蹤每輛物流車數據,我們告訴你在海淀區哪個地方來設充電樁,做完后效果非常好。
 
第二個,他說,張總,我今天接了多少單,充多少電,花多少錢,人工費是多少,算一下今天到底掙沒掙錢。我們在漢云工業互聯網平臺上把接了多少電,用電情況等情況將今天掙的錢算出來。
 
再一個是紡織行業,這是目前國內昆山海進機械,它所有棉布機是出口的,它的毛利率不高,他的董事上姓張,已經60歲了,大家他非常創新。我在蘇州演講,大家都走掉了,但是他等著我。他說毛利率基本在盈虧平衡點,我問他為什么?他說投訴太高了,他說張總你能否能幫助一下?當時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我也沒有把握去幫助一個做棉布機紡織機械的客戶到底能不能成功,我說你先拿幾臺試試,他說我有200臺正好發往越南,他說通過你們的物聯網終端連上設備看看,我們連上之后大約一個多月之后客戶開始投訴,說你的產品生產出來的棉布機質量不好。張總說通過工業互聯網平臺看看數據,當時技術老總通過我們的平臺看到數據,分析為什么那一臺棉布機生產的棉布不好?通過大量數據分析完之后,當時的越南的客戶生產的工人去打電話、上廁所,中間離開一個小時。在生產棉布的時候有小疙瘩要通過人員處理,但是人員沒有處理,所以造成棉布生產不好,他把這個數據反饋給越南客戶,越南客戶非常滿意,進而他做了一些管理。
 
這是環保的,現在南京市、雄安和徐州市所有的PM2.5都是通過我們的工業互聯網平臺來監測的,北京市在找我們對接。所有的非道路的車輛,不上牌車輛的PM2.5,我們在它的排期筒地方安一個傳感器,實施監測今天排到多少PM2.5。
 
這是工程機械的,我們做了一個動畫。我們通過我們的設備,通過我們的終端去連接我們所有的設備,大家可以看到打開設備,我們可以看到設備的位置、設備的工作的情況也能看到這個設備賣給哪個客戶了,也能看到這臺設備當前的一些軌跡的回放,包括工作的情況,這個和駕駛員儀表盤看到的一模一樣,包括每天干多少活,包括這臺設備出了問題,最近的服務資源是什么。目前應該說我們在這個行業簽的客戶也是很多的,包括河南的一拖,包括叉車、包括其他的機械,簽了很多,其他幾個行業也在找我們。
 
我們不光是做這些東西,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可以做大數據的分析。我們從大數據中的因子去提取我們所有設備的開工率、怠速、閑置率、運營的時長,包括它的負荷的情況,相當于我們做了一個設備的雙胞胎。雖然說客戶不懂設備,但是通過我們的漢云工業互聯網平臺,我們給客戶給了一個APP,這個APP是幫助客戶實時管理他的設備,買一個設備給一個APP帳號可以隨時看到,所以這個老板非常的開心。
 
為什么?這個行業有一個痛點,買設備的老板不去開車,他都找司機。中國的司機品質不是太高,他偷油。第二個干私活,這個損失了老板大部分的利益。所以買設備的這些老板非常高興,他每天就看,你今天行使多少公里耗油總數是多少,總數乘以油價是多少,他看得非常清楚。你今天中午停了一個半小時,他會問你為什么停了一個半小時,這都一目了然。所以我們幫助客戶來提升這些因子。
 
再一個我們可以看一下銷售,通過市場的預測。現在上過我們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企業,宏觀經濟只是一個參考,關鍵的是看這臺整個設備的開工率的情況,這個數據非常重要,現在我們這個數據是每個月報給國務院的,報過劉鶴和克強總理,這兩個總理必須看我們的數據,因為我們數據是反應整個中國基建情況。對我們的客戶來說,預測越來越準確。
 
這是我們做的工廠,剛才文總也講到工廠,我們做的是工廠,連接設備和數據接入情況,對這些設備的預測,這是對機床的預測。通過工業大數據打破黑箱工廠。
 
原來大家知道剛買的調形非常麻煩,調形到底是否合格?工人要拿油表尺去卡。但是我們通過我們大數據在我們平臺上進行數據模型訓練,訓練完之后我們給了推薦的訓練值,在這個范圍內你調的鋼板是合格的,所以我們檢測的系統和那個直接配合,效率非常高,這是我們的一個應用。
 
這是我們的大數據,這是開工率的情況。我們能看到城市的熱度,開工率的熱度,包括我們輸出的指數,這是報給國務院的,因為這是涉密的,這是國家秘密的文件,我們做了隱藏。現在我們這個數據很有價值,萬科、萬達都在買我們的數據,他們為什么買我們的數據?我們看一個顆粒度更細的表,這里能看到每個城市現在基礎設施的情況,假設長三角、北京南部、珠三角就這幾個城市這個“點”最大,點越白代表設備在動,一個點一個設備,動的設備是閃爍的,不動的設備不動。通過這個數據能看到整個中國的宏觀的情況。
 
再一個我們連接了一帶一路,目前我們這個平臺是整個一帶一路里面的唯一的一個晴雨表。我們連接了海外的一帶一路20個國家,我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連了20個國家,非常麻煩,因為數據的問題、因為定位的問題。我每天不斷的和法國電信、西班牙電信、葡萄牙電信不斷談數據定位、數據傳輸的問題,非常的麻煩。現在美國、歐洲,我們進去是非常難的,怎么談他們都不同意,對中國是非常的戒備。
 
所以我們未來和法國電信基本達成協議,我們在法國設數據中心,把數據傳到美國,再想辦法把數據拿回中國,但是這個難度非常大。我們現在做的是中東數據,實時的傳到國內。
 
再一個是我個人的體會,不一定正確,和大家共勉。整個未來的社會,我感覺誰掌握數據誰掌握未來。大數據已經成為我們企業的重要的生產要素,我們原來生產的要素是土地、廠房、設備,但是未來數據是成為我們最重要的一個生產要素,所以大家一定要重視數據。
 
第二個,你說上這些、那些數據,因為沉睡的數據是沒有價值的。我做很多ERP,ERP大部分都是沉睡數據,所以我們的數據要進行加工,這是一個。
 
第三個,大家不要把工業互聯網看得那么神秘,工業互聯網最關鍵的是應用場景,應用場景是考驗工業互聯網平臺最重要的動因,如果沒有應用場景,工業互聯網發展不起來,所以應用場景是推進工業互聯網進步的主要動力,最終目標是給客戶創造價值,離開這個觀念其他都是耍流氓,不創造價值是沒有價值和意義的。
 
第四個,安全的問題,這個不說了。
 
第五個,未來的整個大的趨勢是工業互聯網平臺+算法+數據來定義制造。因為你在做智能轉型也好、數字化轉型也好,你要想做載體,如果沒有載體是轉不了型的,載體就是工業互聯網平臺,現在所有平臺里沒有一個能超過工業互聯網平臺技術和能力的,因為它沒有應用。所以我們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從底層的邊緣計算到設備的接入到IaaS、PaaS到應用是完整的架構,所以數字化轉型首先要找對載體,否則是不行的。
 
再一個復合型人才是工業互聯網最主要的推動力。在我們徐工信息公司里,招的不光是IT人員,我們招學數學的,哈工大數學的,南大、負擔數學的,我們每年做數學比賽,我們贊助他,數學工程師到我們公司來。再一個我們招工程技術的專業,沒有這些工程技術的專業怎么去工業機理模型?所以我們未來大家在IT部門里要補充一些數學專家和工業的專家,這個非常重要。
 
這是我的個人體會,不一定正確,有的可以共勉。
 
我們如何做數字化轉型?未來在這個大的時代下,我們怎么去做?我用三個字總結:斷、聚、合。斷就是忘記過去,我們原有的那些成功的經驗,成功的做法有可能會成為我們未來的牽絆,所以我們原有經驗要忘記掉,重新來過。第二個字是聚,我們要以開放的資態、謙卑的資態迎接和連接業內外的資源,我們要打造以“你”為主的生態圈,非常重要。再一個是合,通過整合與組合,來順應環境的變化。我的IT系統哪些是要重建的,哪些是要拋棄的,哪些是要優化的,要順應時代的變化。只有這樣,企業才能生生不息。我們CIO的職責會發揮得越來越好。
 
最后一張片子,是我專門給總書記匯報了8分鐘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情況。當時是十九大后首次調研,第一站到的徐工,當時我給他匯報了8分鐘。當時總書記給我們提了要求,不僅要連接國內,還要連接一帶一路。當時總書記看的時候,我們只有國內的數據,一帶一路沒有,是總書記看完之后,給我們很多要求之后我們才去連接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
 
我感覺到整個未來的數字化轉型,是大家攜手共進、共度難關的時候,也是我們大家各自分享、共建生態的時候,所以我也希望大家未來在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有任何的疑問和任何的想法都可以來向我交流。
 
謝謝大家!

關鍵字:工業互聯網 數字化轉型

原創文章 企業網D1Net

漢云工業互聯網賦能數字化轉型 掃一掃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友情鏈接廣告服務會員服務投稿中心招賢納士

企業網版權所有©2010-2020 京ICP備09108050號-6

^
北京 呼和浩特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球探比分直播 流浪者190即时指数 湖北30选5 福建22选5 北单比分开奖结果彩客 航心配资 四川金7乐 二分彩 浙江快乐彩 长荣慧国际 福建31选7 富成配资 内蒙古快三 享配资 2019年物联网新龙头